我们本不能用平常人的心态去揣摩一个科学家的胸怀,可当身为清华“最美女博导”的颜宁在落选中科院院士之后,自己便愤然辞去了清华博导的职位,随即接受了美国的一纸聘书,便踏上了不知何时才能回国的的“赴美旅程”。

2017年5月之前,颜宁曾是清北界最知名的女教授,不但颜值才华出众,而且还是清北界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年纪轻轻的她之所以会被评上博士生导师,除了那些拿到手软的世界级科研成就以外,颜宁还曾在37岁的时候攻克了世界难题。

也正因为如此,37岁的颜宁顺利地将自己的名声打到了国外,她也从那时候起便收到了无数国外名校抛来的橄榄枝,可彼时仍在清华任职的她,从来没有因为国外更高的薪酬条件而多看一眼,她依旧默默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在夏天即将到来之际,40岁的颜宁登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而在此之前,她已经辞去了清华教授和博导的工作。面对着清华师生的挽留,颜宁还是头也不回地到了美国,应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颜宁,如果选择到美国工作,还会有在国内得不到的东西。

对于颜宁的这番操作,外界对其议论纷纷,毕竟大家很难猜透颜宁彼时的心情和想法。但公众似乎只发出了一种声音——骂声一片。

有人说是因为颜宁在此之前没能评上中科院的院士,说她是典型的沽名钓誉;也有人说她是不怀好意,当初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时候,就没有安好心。

对于外界的这一片骂声,已经毅然决然奔赴美国的颜宁并不在乎,似乎她早已熟悉了“公众的这套舆论操作”,可颜宁的爸爸妈妈却一直在国内生活,他们也没有对外界的骂声做出过任何回应,因为他们始终相信自己的女儿。

颜宁于1977年出生于山东章丘,父母只是当地的普通职工,其家庭条件算不上殷实,但天底下的父母总是会给自己儿女最好的。

值得肯定的是,颜宁具备天生的学习素养,就连她的父母也经常提及,“这孩子从小就特别聪明,这一点很不随我们两个。”

之后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原因,颜宁在6岁的时候到了北京,从山东章丘来到北京,这位6岁的小女孩见证了城市的蜕变。打那时候起,她就在自己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长大之后一定要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到世界各地去转转。

本就具备很高的学习天赋,再加上父母对其从小严格的教育,所以颜宁从小学到高中的成绩都很可观,次次都能考到班级前三,上了高中之后,“年级第一”的称号更是拿到手软。

不仅如此,颜宁学习生活的成长同样也伴随着外貌的改变,人们都说“女大十八变”,颜宁的父母本就俊俏漂亮,所以颜宁在慢慢脱变的过程中也逐渐出落得亭亭玉立,打小就好看的她,成年之后则愈加漂亮优雅。

和绝大多数女孩都一样,颜宁从小到大都对中国古诗词文化抱有强烈的兴趣,甚至高中选专业的时候一度将北大中文系当做是自己的目标。但接下来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学校竟然驳回了她想读文科的申请,反倒将其放在了理科最好的班级。

学校的这个举动对颜宁的影响是颇深的,当然也有学校自己的想法。当时中国尤为注重“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而每每考试均能列列年级第一的颜宁,不仅不偏科以外,而且理科分数要很有优势地压过了文科分数,所以在经过和颜宁爸爸妈妈的商量之后,便将其调入了理科班。

“清北,清北”,清华北大同为中国顶尖高校,而且在2022年还入列了世界前20优秀高校的行列,足以证明清华北大的优秀。

对于自己能够进入清华,颜宁表示从来没有过任何惊讶和期待,相较于更喜欢文学的她,如果学校和父母不加阻拦的话,那她还是会选择到北大去读文学。

进入清华的生物系之后,尽管此专业并不是颜宁心口上的乐趣,可她依旧在全专业处于拔尖的状态,大学4年的综合学分甚至位列学院第一。

如此遥遥领先的实力和姿态,让颜宁在大三的时候就提前被国内知名的结构生物学家饶子和“提拔”了,让颜宁走进自己的实验室,让她触摸到了大她好几届、已是博士或博士后的学长学姐们每天忙碌参与的课题研究。

对于此类研究还处于初出茅庐状态的颜宁看来,能被饶子和教授所提拔,这当然是自己求学路上以来莫大的福分。与此同时,还是大三学生的颜宁也产生了自我怀疑,这些从未接触过的课题研究,上起手来会不会真的太难,而以此成为打击她的源头。

在饶子和教授的再三鼓励下,颜宁还是选择勇敢去面对,在旁的研究生看来,饶子和教授实验室里的这些课题项目,一个比一个有难度,身处于实验室当中,每天不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是身处于无尽黑暗当中的徘徊者。

但对于刚刚尝试的颜宁看来,这些她从未接触过的科研实验,竟给他带来了满满的幸福感和新鲜感。在求学十几年的道路上,颜宁第一次感受到除文学诗词以外的乐趣,当时她最大的感受就是,“原来生物研究实验是这样子的。”

上帝并没有关上颜宁喜爱文学的一扇窗,但却在她继续求索人生路途的过程中,给她开启了另外一道“生物研究的大门”。在饶子和教授的精心培育下,颜宁的学术论文出版速度堪比印刷机,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饶子和实验室”的纪录。

在其他博士或博士后看来,这个看起来还是大三的学妹,其学习天赋和能力真的非同一般。

伴随着陆陆续续几篇论文的发表,颜宁的名声逐渐走出了中国,国外很多著名高校也开始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这个刚刚20出头的小姑娘身上。

2000年,即将面临大学毕业的颜宁收到了国内外诸多高校的邀请函,可在颜宁心里,她只记得和施一公教授的一个约定,因此也并没有把自己的母校清华大学当成备选。

大四的时候,颜宁便通过途径给远在美国的施一公教授发去信函,表达了自己想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深造的想法。施一公教授当时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导,而且也对国内的颜宁有些耳熟,于是便亲自面试了她。

幸运的是,施一公对颜宁的面试很成功,而且二人在面谈会上相谈甚欢,除了颜宁确实优秀以外,更多的还是因为二人心中那份“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国人情怀。对于施一公教授而言,如果能在国外教学生涯当中拥有如此一位能够和其洽谈风生的“学生挚友”,那是再好不过了。

也就是和施一公教授的这个约定,2000年毕业的颜宁,在友好婉拒了其他大学抛出的橄榄枝之后就出发去了普林斯顿大学。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颜宁本身的学术能力过强,再加上施一公教授对她的推荐,故而颜宁在到达普林斯顿大学之前就已经被确定为“硕博连读”。

2004年,师从施一公教授的颜宁在经过4年高强度的学习之后,顺利拿下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学位。从2005年开始,她继续留在了普林斯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在颜宁当时看来,自己在学成之后一定要归国报效。

但是,归国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恐怕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归国的10年后,又重新返回了普林斯顿大学。

2007年,对于已经超前完成博士后研究工作的颜宁而言,当时的她面临着两个抉择,普林斯顿大学在她读博士后期间,从未停止过对她的邀请,希望她能在博士后研究工作结束,继续留在学校工作或搞研究,并允诺其高额薪酬和不错的待遇。

除此之外,国内的清华北大等著名高校也向这个优秀的中国留学生发出了邀请函,希望她能够带着国外的先进知识报效祖国,为祖国培养更多拥有先进知识的人才。毕业在即,可能颜宁在此之前也有很多次选择过,可她在毕业之际仍旧选择义无反顾回国执教。

我想当时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那就是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执教多年的施一公教授已经挟带着妻儿回国,并承担了创办“西湖大学”的责任。“施一公教授回国”可能也是颜宁回国执教的一个重要参考因素。

回到自己阔别7年有余的母校,颜宁已经整整30岁,而她也成为了当时清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导,成为了学术界的一个传奇。论其学历和学术影响力,颜宁固然年轻,可实力却非凡,就连当初提拔他的饶子和教授都对她称赞有加。

现如今,颜宁已经待在美国整整5年时间,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时刻,她仍然没有回国,她的爸爸妈妈还在中国居住,而她也还是中国国籍。我想美国也曾无数次递给她“绿卡”,可至今美国有关于颜宁的身份介绍,仍旧是“外籍院士”。

至于在2017年40岁的颜宁为何会选择突然“出走”,这可能会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