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一部名为《我不是药神》的电影上映了,该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房租都交不起的的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而且是由真实事件改编的。去年,它火遍中国,引起了社会广泛讨论。

印度,这个神奇的国家,众所周知,印度是世界大国里最穷的一个,而且贫富差距非常大,因为工业落后,被人称为“子弹都造不出的大国”,这个说法太夸张了,但说出了印度军事装备需要大量进口的事实。

然而这样“穷”的国家,为什么制药行业能高度发达?被称为“世界药房”,《我不是药神》里的主角为什么专门跑去遥远的印度买药?

第1个原因,他们实在太穷了。普拉图斯说过:“贫困教会贫困者一切。”印度的整体环境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各种疾病频发,可穷人又买不起药、住不起院,加上当年西方制药垄断,印度老百姓根本就吃不起药,于是“仿制药”出现了。

“仿制药”,很多人误以为它是“假药”,其实仿制药是指与商品名药在剂量、安全性和效力(不管如何服用)、质量、作用以及适应症上相同的一种仿制品,说白了就是真药的复制品,可是非常便宜,因为它不需要付巨额专利费。

根据国际规定,新药出现后会有专利保护,有了专利就能垄断市场,要等到这个新药的专利过期,才会公布成分、配方等,大家才能跟着造,毕竟药的研发成本非常高,经常超过10亿美元,花上10年,可是仿制药不需要这些付出,所以便宜。

简单举个例子,如有一种药,发明者每吨要卖5000美元,才能回本,过专利保护期后在印度仿制,每吨只卖50美元。但随便生产品牌药的“仿制药”,是违法的,这就要说到第2个原因。

第2个原因,印度政府的强行介入。1970年,印度颁布了《印度专利保护法》,表示印度只承认你们药品的生产工艺过程,但药品本身花的研发成本等,我们不授予专利。意思是我们不会支付你们的专利费,并且允许印度国内制药业进行仿制。

颁布法令后的短短30年,印度的制药厂高达16000多家,是同一时间日本制药企业的40倍,美国的80倍,这个数字非常惊人,毕竟疗效一模一样,价格便宜几十、几百倍,印度老百姓当然得买仿制药。

当然,这种“强制许可”也不能什么药都允许仿制,在国际上,“强制许可”的出现是因为落后国家买不起专利药,无法保证国家安全和基本医疗,比如艾滋病,许多国家对它的药物都是“强制许可”,保证大家都买得起,但普通药物不会采取这个措施。毕竟人家辛辛苦苦研发出来一个药,还没回本就仿制,不利于研发人员的积极性,比如美国就因为印度的行为,出口药业受到剧烈冲击。

后来,印度加入了WTO,不能再那么“嚣张”地做仿制药,但是“强制许可”继续保持,但凡国际上贵的药物,来到印度就允许制药企业对比、生产,其实也就是仿制药合法化。

结合以上的2点原因,到今天印度的制药业才能高度发达,成为世界制药强国。可“仿制药”的话题,历来都被全世界人民争论,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大家的命重要?可是如果哪个国家都做仿制药,谁去支付研发国家研发者的钱?

笔者以为,人命关天,可如何解决专利的问题呢?读者朋友们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